登陆 | 免费注册     预约挂号 | 满意度调查 | 新生儿筛查查询 | 化验单查询 | 孕期体重自我监护
扬州市妇幼保健院 导医台电话
红房子专家坐诊
 
我还真有点“舍不得”
2017-08-22 发布   访问 251 次

——新生儿科护士华川霞来稿

 

  编者按:当前社会医患、护患之间不信任、不宽容的现象犹如毒瘤,伤害着医患、护患彼此。相对于这种现象的形成,拔除毒瘤、修复伤害,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。即便如此,在和谐真正到来之前,作为医务人员,我们姑且宽容、更宽容一些,面对误解和偏见,姑且放下得失心,努力做到“但行好事,莫问结果”。请相信,在付出力所能及的温暖和真诚之后,我们当有所收获。

 

  盛夏以来,科里一直很忙,患儿总数持续在60个以上。我们每天忙碌着,却也不乏乐趣。作为护理人员和一个两岁男孩的妈妈,我最喜欢干的活就是“办理出院”,因为小宝贝们身体康复了,可以回家了,我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。

 

  一天,和往常一样,我在给出院的宝宝穿衣服。旁边的同事忽然对我说:“你给XX床办出院啊!听说这个小孩家长脾气不好,说话呛得很,挺难缠。你注意点啊!”

 

  “哦”,我嘴上答道,手上继续帮宝宝穿着衣服,心里不免多出一些担心。准备好等会儿要交给家长的出院记录、儿保手册等材料,盖好小脚印,就等家长来接宝宝。

 

  过了一会儿,主班老师电话通知家长已在接待处等候,可以送宝宝出去了。我放下电话,带齐所需物品,推着宝宝出门。

 

  见到家属的第一眼,我有些胆怵了,脸上的微笑也有些僵硬起来——孩子爸爸个头很高、留着络腮胡子,胳膊上还有纹身。

 

  我调整了情绪,尽量笑得自然些。跟他说要核对一下母亲姓名、性别、家庭住址、电话号码……然而,对面这位父亲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嚷嚷说“对什么对,看我不顺眼是不是?”

 

  “对不起,这是出院工作流程,防止万一弄错,也是对您和宝宝负责。一分钟就好。”不知怎么,我一下子冷静下来,以一种沉稳、淡定、不紧不慢的语气回答。

 

  话音刚落,他似乎平静了下来,配合我核对了信息。我打开包被,再次核对手圈,展示宝宝全身状况,确保无异常后,把宝宝交到家属手上。

 

  此时,我已完全掌握主动。看着不再多说什么的他,我娴熟地讲解了回家之后的注意事项:肚脐怎样消毒、皮肤怎样护理、臀部及会阴如何护理、一天大概吃多少奶、怎样晒太阳、何时补充维生素AD、喂奶之后应该怎样、房间温湿度……

 

  这回话虽然长,家属却听得很认真,表情也比较友善。在物品交接完毕,他签完字后,我将宝宝交到他手上,依依不舍地说:“好了,你们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

  家属转身刚准备离开,我又交代了一声,“如果有问题随时可以打电话过来。”家属笑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们家宝宝啊?”看着他一脸的和善,我也咯咯地笑了……

 

新生儿科供稿   院办采编

二○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